helloe

闲语更新
旅行就像人生, 不需要准备, 只需要一颗随时启程的心。


on 4/5/2014

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那一条高速公路。。。


音乐透过车中的音响填满了沿途旅途,
零碎的街灯照亮了延伸的高速公路。

我飞快的从高速公路的中间和右边的车道,
越过知道时速是110km/h而且也尽力去遵守交通规则的好市民。

熄灭的街灯把一部分的公路陷入黑暗,
只有靠车辆的灯才能看到路面情况。

一辆款式比较复古的货车堵住了那顺畅的右侧公路,
我从远处就看见了那没有时尚感的后车灯,心里纳闷了起来。
“车驾得不快就醒目点,闪去旁边去” 
我的黑眼珠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摆,
眼白渐渐填满了我的瞳孔。

当我还没有接近那货车时被路面上的水迹吸引,
“这水迹也太够力了吧!前面van仔的cooloer爆了啊,酱多水的?”

货车经过的地面,陆续有一大片的水渍,
在这样高速的行驶,液体不可能积得这么一大片的面积。

“做莫那水看起来稠稠的?黑油箱破洞?咿呦!割掉这辆车先”

我的车子辗过路面上的水迹,
沾在轮胎表面的液体经过轮胎转动被抹在这一条不知道夺走多少性命的公路,
只有少数的液体陷进了轮胎上的纹路里。

不像典型没有风度的大马司机,快车道若有行驶比较慢的车辆而你又在后方,
首先闪他几次的高灯,如果他不识相,不会闪去隔壁的车道,
那就紧贴前面车的后方在拼命闪高灯,直到前方的车“识相”。

拜托,如果中间的车道是空的,不能自己越过那挡着你行驶的车吗?
我会比较识相,自己从中间的车道超车。
当我们的汽车平行的时候,我就会狠狠地望那车里司机一眼,翻下白眼在越过他。

这次我和那一辆疑是cooler爆缸,或是黑油爆喷的货车平行时,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敲打着窗口,看她嘴部的肌肉的抽动,
像是歇斯底里的叫喊着什么。
我花了几毫秒的时间看分辨出车镜写着潦草的HELP。

“如果是绑架案,那司机肯定会阻止她这样做。”
我心里OS冒出,随之就是我摆出一脸嫌弃的脸看着那女生,喊了一句:
“搞什么飞机?咿呦!”

越过了那货车后,我还沾沾自喜的驾着车,享受那超车后的优越感。
突然路面上有个不知名的东西飘动,我的车灯也找不到个所然,
根据那会浮动物体的颜色,我意识里就以为是个箱头,
摆着驾驶盘想要避开那所谓的箱头时........

我前侧的轮胎有个撞击的声响。
“那东西不会是个木橱吧?这次够力了。”
我马上把车泊在紧急车道,看个究竟。

右侧下方车身都破了,


我在检查看我的轮胎有没有被那家具伤到。
幸运的是没什么大碍,这么夜了,要去修车真的很难。

我坐上我的车座,看来自己的手掌,检查汽车后超脏的,
我用位尾指撩起了面巾擦我的手。
“怎么有这暗红色的液体?“
我把那面巾贴进我的鼻尖,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像是个锤子把我的五官都捶在一起。
”难道刚刚那货车不是cooler爆也不是黑油缸破了?“

毛骨悚然